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畜牧科技>>正文
 
 
布鲁氏菌病的防治建议
2016-01-27 11:57   兽医研究所

布鲁氏菌病是一种畜源人畜共患传染病,该病不仅给畜牧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同时也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卫生安全。布病呈世界范围流行,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将布病列为法定上报的传染病之一,我国将其列为二类动物疫病。

我国在上世纪90年代初基本控制了人和动物布鲁氏菌病。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动物布鲁氏菌病疫情又呈现回升趋势,并伴有局部地区的爆发,发病呈逐年上升趋势。截止至2007年初,在我国,有25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发现人、畜布鲁菌病存在和流行,全国有布鲁菌病患者30万~50万,受布鲁菌病威胁的人口数达3.5亿,每年新发病人数为5000~6000人,每年实际新病人数为25000~30000人。到2013年,我国布病发病省(直辖市、自治区)已上升到31个。2011以来,新疆人间布病年发病认识以40%左右的速度几乎呈线性级数上升,2012年新疆布病发病人数上升速度列全国第三,发病总人数居全国第五位,与2009年(473列)相比上升4076倍。2013与2012相比上升>40%,同时疫区面积也在逐年扩大,报告布病病例的县(市)达到了85个,与2012年比上升11.76%。塔城975、伊犁603、巴州356、昌吉287、阿克苏280占全疆总数的81%。2014年新增病例数7227人。新疆布病的再次死灰复燃,引起我国政府和人们的极大关注,因为它已不仅仅是公共卫生问题,还将成为严重的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

(一)布鲁氏菌病原学

陆地布鲁氏菌有6个种19个生物型。在我国发现和流行的主要是羊种、牛种和猪种布病。近几年流行毒株主要为羊种布鲁菌。2013年,易新萍用MLVA分型方法对新疆近3年分离保存的布鲁氏菌病原进行种和生物亚型的分子分型鉴定。研究结果表明,目前新疆布鲁菌流行株以牛种生物3型和羊种生物3型为主,而且羊种生物3型为流行优势菌种,这是造成新疆人间布病疫情上升的主要原因。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2012年从全国人间病例中分离到布鲁菌100株,其中牛种菌2株、猪种菌3株、羊种菌95株。这表明大多数人间病例是由羊种菌感染所致,而羊种菌感染人引起的症状又最为严重。因此,有效的防控羊布病应是当前遏制人布病疫情的优先策略。

(二)布鲁氏菌流行情况 (2005—2015年)

在亚洲,前苏联一些国家和蒙古国人畜布病发病情况比较严重。在我国,上世纪50和60年代布病也比较严重,70和80年代通过全面实施防控措施,布病在我国得到很好控制。90年代中后期,布病在我国死灰复燃,并呈逐年上升趋势。新疆是布病老疫区,其发病与控制趋势与全国一致。1989年,新疆畜间布病感染率为0.51%。2000年全区86个县(市)达到国家畜间布病控制标准,其中70个县(市)达到畜间稳定控制标准。2001年以后,新疆人畜间布病疫情和发病发威呈反弹趋势。羊布病平均阳性率从1989年的0.04%上升到2007年的1.4%;全区牛的布病平均阳性率从1989年的0.02%上升到2007年的1.9%。2010年全疆10个定点监测结果:牛阳性率为4.29%,羊阳性率为0.75%。2010-2012年报告发病人数分别为815例、1361例和2551例,每年以平均77%左右的速度快速上升。其中2012年发病人数上升为全国第三,畜间布病发病范围由2010年的31个县市扩大到2012年的38个,并以多点散发为主。2013年羊布病阳性率上升至2.7%,比2010年上升了1.95个百分点。2010-2013年对全疆86个县/市动物进行了病原学检测,有28个县(市)从畜间分离出布鲁菌,占全疆总县数28.6%。2013年9月,全疆报告布病人数3055例,与2012年同期相比上升46.25%,报告布病病例的县(市、区)达85个。卫生部统计数字表明:我国牛羊养殖地区布病的发生已成为严重关注的问题,十省份及自治区人间布病的发病例占全国发病例的98.15%,新疆在全国排列第三。

(三)布鲁氏菌病流行规律特点

1. 动物(种类、年龄)

布病的易感动物范围很广,但主要感染羊、牛、猪、啮齿类动物和野生动物。项目调查结果表明:边境地区布病发病以牛羊为主,羊发病率高于牛,并以羊种最为常见,这与我国边境地区的畜牧业发展有着密切关系。

2. 地理(区)、时间(年、季)和流行程度

西北部省区畜牧业主要以养牛、羊为主,因此牛、羊宿主广泛存在,为布鲁氏菌的传播和肆虐提供了温床。布病一年四季均可发生,但多数以家畜怀孕期间为主。发生布鲁菌病的一般趋势表现为牧区高于农区,农区高于城市。由于家畜的频繁调运和集中饲养,目前农区高于牧区,规模场高于散养户。1~3月是布病流行发病高峰,特别是羊种布病流行季节性更为明显,这与羊产羔季节密切相关。家畜对布鲁氏菌均有不同程度的易感性,但6月龄以下的幼畜不易感,性成熟后,随年龄增加而增高。布病常发地区多为慢性、隐性经过,一旦进入清净区,则为急性经过,在妊娠畜群中常暴发流行。布病先在家畜或野生动物中传播,随后波及人类。一般壮年感染率高,小孩和老人感染率较低。

3. 布鲁氏菌病临床特点

羊、牛患病后的临床特点为生殖器官及关节发炎和坏死,出现空怀、不孕、睾丸炎、繁殖成活率低等。感染晚期出现流产、死胎、产奶量降低等症状。在老疫区可能出现无明显症状的慢性感染过程。

4.布鲁氏菌病传播方式(途径)

布鲁氏菌病传播途径有消化道、呼吸道、皮肤黏膜和眼结膜。主要是消化道,即通过污染的饲料与饮水而感染。吸血昆虫蜱和啮齿类动物鼠也可传播该病。奶畜流产和分娩之际是感染机会最多的时期。人类通过食用未消毒的生鲜奶及奶制品或直接与感染动物或感染动物尸体接触而感染。牛、羊、人布病同步升高趋势。传染源是患病动物和感染动物。危害最大的是感染的妊娠母畜。它们在分娩或流产时将大量布鲁氏菌随胎儿、胎衣和羊水排出,流产后的阴道分泌物以及乳汁中都含有布鲁氏菌。

(四)布鲁氏菌病防控现状及效果评价

以新疆畜间布鲁氏菌病防控为例,可分为四个阶段:

1.调查阶段

1954年~1989年,共检疫家畜10863800头(只),牛的布病平均阳性率为8%,羊的平均阳性率为4%,家畜平均阳性率为3.58%;人间布病患者数量占全国该病患者数的50%左右。

2.防治阶段

1965~1995年采取了检疫、免疫、监测、淘汰、扑杀、消毒等一系列综合防治技术措施。1965~1989年,全疆使用M5和A19疫苗共免疫家畜16772.27头(只),畜间布病阳性率由1952~1981年的4.97%下降到1982~1990年的0.55%,随之人间新发病人数亦随之大幅降低,人畜间布病疫情得到有效遏制。

3.防治效果考核验收阶段

1954~2007年半个世纪中我区各级党委人民政府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畜间布病防制工作。制定和实施了布病的防控规划,进行人员培训、效果考核等工作。通过50余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我区在1998年全区86个县(市)达到国家颁布的畜间控制区标准(连续三年畜间阳性率:羊≤0.5%、牛≤1%、猪≤2%,并检不出菌、无新发病人)。截止2007年我区86个县(市)中有70个县(市)达到稳定控制区标准(连续三年畜间阳性率:羊≤0.1%、牛≤0.2%、猪≤0.3%,并检不出菌、无新发病人)。

4.回升阶段

1993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的“地方病领导小组”被撤消后,畜间布病的防治经费逐年降低、人员相对减少、基层布防队伍相继解散。由于补助标准低和扑杀经费不能及时到位,检出阳性家畜得不到淘汰处理,养殖户将阳性畜自行处理,带病动物多数进入流通领域,再加之检疫监管不到位,病畜的无序流动将布病扩散到全疆各地,造成新疆地区人畜间布病发病率逐年回升,尤其在近几年中人畜间布病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五)流行风险因素分析

1.社会因素

(1)人均GDP的增长。2005~2013年,随着新疆地区人均GDP(生产总值)的增长,牛羊养殖数量迅猛增加,居民肉食消费量随之增长,人畜布鲁氏菌发病率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2)生产方式的改变。近几年,养殖业成为人们脱贫致富的主要渠道,除牧民外,农民和无职业市民也开始从事牛牛羊殖业,导致农区和城市郊区的人畜布病发生率上升,疫情有由牧区向农区和城镇扩散的趋势。

(3)布病输入型流行。随着新疆对牛羊肉、乳制品的需求不断上升,养殖户和养殖场从外省大批量购进牛羊活畜及其产品流通频繁。加之监督管理不到位,未经检疫的牛羊自由贸易,流动病原四处扩散,引起家畜布病输入型流行。再加之,扑杀经费少,补贴不到位,检出的布病阳性畜得不到及时处理,病畜迅速流入市场,造成病原大面积扩散。

(4)高发人群增多。随着产业转型和畜牧业的发展,直接或间接从事牲畜养殖、畜产品生产加工、疫苗生产、疫苗免疫接种和布病防治工作人员增多,这些人群均属高发人群。

2.自然因素

(1)易感动物数量增多。自2006年以来,牛羊饲养量大幅度提升,人畜布病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布病传染源(病畜、污染草料、粪便、环境气溶胶、未经彻底消毒的乳制品和肉制品)没有得到很好控制,四处传播。

(2)病原污染范围增大。在牧区流产胎衣、羊水、胎儿及病畜分泌物污染草场、水源等。野生鼠类携带病原菌,广泛传播病原。

(六)布鲁氏菌病防控对策与技术措施

新疆应大幅增加对畜间布病防控的投入。不仅人间布病控制取决于畜间控制力度,而且高发区多为边境和少数民族省区,贫困人口多,財力有限,因此急需国家给予政策指导和财政支持,遏制、控制该病。对于布鲁氏菌病的防控,结合我国经济发展与畜牧业生产方式,提出如下建议:

1.恢复各地的“地方病领导小组”或成立专门“布鲁氏菌病防控领导小组”,任命省区级常务副主席为领导小组组长,参加部门有卫生、畜牧和财政方面的政府主管。领导小组负责制定近期、中长期的布病防控和根除计划、定期召集会议,各部门互通和交流防控进展及经费到位及使用情况。

2.开展布鲁氏菌病疫情普查。普查畜种对象应包括各类易感动物,如牛、羊、猪、骆驼、鹿、狗及其它易感野生动物等。尽可能的了解和掌握疫情动态与分布,为制定和实施国家家畜布鲁氏菌病根除计划提供可靠数据。充分利用国家各级动物疫情报告网络,及时、准确、真实地收集、传送疫情,严格执行疫情报道制度。

3.新疆实施统一的布病监测、考核和防控措施。以县级为单位开展布病防控工作,乡、场逐一实施布病控制和净化措施。种畜场和发病率低的正规牛羊场采取检疫净化措施。大规模牛场一年检疫两次,淘汰处理阳性牛、免疫犊牛。

4.中小规模养牛场、规模羊场和散户采取检疫、处理阳性畜,免疫新生畜及环境定期消毒、灭鼠、粪便无害化处理等措施。检出的阳性畜限制移动,并监督实施做无害化处理。当家畜布病阳性率超过2%时,单纯靠检疫、扑杀措施不足以有效控制疫情。需对此类疫区连片、集中的采取高密度免疫措施,待阳性率降低到一定水平时再实施检疫、扑杀等综合防治措施净化畜群。

5.由于我国布病流行菌种以羊种为主,且羊阳性率高于牛,且羊的无序流动性也大,羊布病的控制是家畜布病防控的重点。因此,建议在阳性率较高的羊群采用布氏杆菌病活疫苗(M5株)免疫,牛群采用布氏菌病活疫苗(A19株)免疫。

6.加强宣传教育、普及防治知识。通过电视广播宣传册等手段广泛地宣传布鲁氏菌病防控知识,特别是在产犊和产羔季节要有针对性地加大宣传力度,让广大人民群众了解布鲁氏菌病的危害性,提高群众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

7.研发和引进布鲁氏菌病诊断、监测和免疫新技术、新产品提高我国人畜布鲁氏菌病防控技术水平。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